登录| 注册
首页 > 专业百科

高校停招儿科专业 人大代表呼吁重视儿科

2013年03月08日 17:34来源:北京青年报

  医生紧缺、水平参差不齐,专科医院少、且分布不均,风险高、待遇低,儿科医护人员流失……全国人大代表、首都儿科研究所病毒研究室主任钱渊,昨日上午在北京团的小组会议上呼吁,“这些都是影响儿科发展的重要因素,建议政府能够引起重视,尽快地着手解决这些问题。亡羊补牢、从长计议,尽可能地满足儿童就医的需求。”

  现状

  一天12名护士要辞职

  医院病儿人满为患

  全国人大代表、首都儿科研究所病毒研究室主任钱渊,昨日上午在北京团的小组会议上介绍,她从医师协会儿科分会拿到的资料显示,2005年我国人口有13.07亿,其中0-14岁儿童有2.67亿,占总人口数的20.1%,但服务于这些儿童医院的医生,仅仅有6.5747万人。“也就是说,每1000个儿童,只有0.2个儿童医生。在发达国家,这个平均数是1.36。”钱渊说,这个数据,体现了我国儿科医生的严重缺乏。

  除了严重缺乏,我国儿科医生水平也是参差不齐。钱渊拿到的资料显示,学历为本科以上的儿科医生,主要集中在大城市的专科医院和大型综合医院的儿科,而乡镇卫生院本科学历仅占了3.9%,大专学历是28.8%,中专学历占54.2%,还有相当一部分医疗单位没有儿科医生,是由成人的内外科医生兼顾诊治儿科的患者,“这样的医疗水平让人担忧”。

  “在我们医院今年春节后的第一周,我们院长在周会上宣布他上班第一天拿到护理部给他的12名护士的辞职报告,这12名辞职护士都是各科的骨干人员,他们的去向都是外资儿童医院。”钱渊说。

  专科医院少 集中在大中城市

  对医疗资源的调查结果显示,我国仅有67家专科的儿童医院,占全国医疗机构的0.42%。这些专科医院主要分布在一线二线以及三线经济比较发达的城市,三线大部分城市以及四线城市,都没有儿科的专科医院。

  钱渊说,综合医院对儿科不重视,投入严重不足,这样的运行方式,导致儿科的发展受到严重制约。儿科逐渐被边缘化,大部分儿科缩水,部分综合医院的儿科都被取消。

  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前几年,各大医院、综合医院没有儿科了,现在政府感觉到治病难,要求各个综合医院恢复儿科。

  “跨区域就诊不在少数,造成专门的儿科医院就诊人数增多,人满为患,医务人员不堪重负。”

  钱渊说,她对北京儿童医院、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山东齐鲁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昆明儿童医院的工作强度进行了抽样调查,这个数据就显示,儿科医生的人均日门急诊量要达到50-60个孩子。像冬季的呼吸道疾病高峰期间,一个医生日均门诊量达100个病人。“大家可以想象,这些医生面对一个患儿要同时面对两到四个家长的工作环境,这些数据有很强的概括性。”

  疲于应付普通疾病 无时间钻研

  钱渊表示,广大医生疲于应对各种普通疾病的病人,而必然对新技术以及各自专业的建设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大大减少。政府部门为了解决看病难,要求24小时保持门诊,也就是说,周六周日包括节假日,不仅要提供急诊,而且要门诊,这从某种程度上阻碍了儿科水平的进一步提高。

  钱渊说,由于基层儿童医疗点匮乏,基本医疗保障保健不能覆盖辖区,不仅使一部分患病儿童得不到及时救治,而且对于儿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力度也严重不足。像面对三聚氰胺、手足口病、甲流大流行等等就看到了应对公共卫生事件的力量是十分不足的。

  原因

  高校停招儿科专业

  医生风险高待遇低

  钱渊称,近年政府意识到这个问题,对儿科医院扩大编制、扩充床位,可是硬件和编制容易,但儿科医生的来源在短时间内难以相应增加,原因之一是1998年教育部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录入的调整中,将儿科专业作为调整专业,于1999年起停止招生,事实上切断了儿科医生稳定的来源。

  目前,儿科医师一般来自于各级医学院校的临床院校毕业生,他们首先到成人大医院就业,不行再退而到儿科医院来面试。然而,普通医疗系学生的儿科知识很少的,一些儿童专业病非儿科专业医生无法诊断。在我国儿科专科培训制度和体系还不完善的情况下,要培养成为合格的儿科医生,难度可想而知。

  儿科看病风险高、工作强度大、收入低,医学院校的学生不愿从事儿科,已经从事儿科的医生也纷纷转行,或医疗公司,或到外企。往往培养到主治医师,或者副主任医师,就转行了。“所以公益性的儿童医院如何维持是政府亟待考虑的问题。”

  钱渊说,儿童就诊难,不仅是因为儿科医生的人数不足、人数减少,也因为儿科医院没有保障。同时也因为儿科的科研没得到足够重视。

  现场

  财政部人员解答

  医生代表疑问

  小组会议发言最后,钱渊就《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建立重特大疾病的保障和救助机制相关内容,提出了自己的一个疑惑,“其中有20种重大疾病的保障试点工作,我不明白这20种疾病的救助是由国家财政投入,还是由各慈善基金会投入?这个保障机制在哪?”

  钱渊说,所列病种中有儿科的白血病,据她了解,这种病花费非常大,尤其现在医疗水平提高了,儿童的好转期和生存期延长了,但医疗费用大大增加了。如果这些费用政府承诺但是没有落到实处的话,患者和医院都会有疑问。

  当天下午北京团的分组讨论会议开始前,列席会议的财政部工作人员走到钱渊代表的座位处,“钱代表,您上午的问题,情况是这样的”,这位工作人员解释,20种重大疾病是纳入新农合,这些主要针对农村,新农合最低报销比例70%,最高可达90%。

  钱渊听后点头,“因为我知道,我们所那个主任,老在到处呼吁给我们的病人做骨髓移植什么的,所以我就有这个疑问。行,有出处就行。谢谢你。”

  面孔

  钱渊:

  走访多地写调研报告

  “作为代表,还希望能够向政府反映一些问题。”钱渊说,《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必须把保障和改善民生作为政府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这是与十八大报告的精神相符合的。其中医疗改革是改善民生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一些群众不满现状和期待的最大领域之一。

  她说,看病贵、看病难似乎已经成了民众和政府的共识,医患矛盾日益加剧,患者把所有的不满对着医院和医护人员。作为医疗系统选出的人民代表,她觉得有责任为改变这种状况做点什么。她在担任历届北京市人大代表期间多次写建议,呼吁医患之间能够换位思考。

  “因为我本人既是医务工作者,也当过病人去医院就医,能够体会到双方的感受。”钱渊说,因为医改不可能一步到位,医患双方都会长时间的面对现状,所以只有换位思考才能建立相对和谐的医患关系。

  钱渊是北京市第十届、第十一届、第十二届、第十三届人大代表。她任北京市人大议案审查委员会委员期间积极参与议案审查,多次调研、走访,并写出调研报告,提交市政府,关注问题涉及空气污染、殡葬改革、道路交通等多个方面。

  昨日上午她在小组会议上的发言,援引了许多数据,同样是经过了细致的调研工作。“平时看到一些现象,但没有数据,就在这个会上没法发言。”钱渊在会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为此她走访了各个儿童医院的领导、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分会等地,拿到这些数据。

  文/本报记者 高淑英

  儿科现状

  1000个儿童

  只有0.2个儿科医生

  我国有2.67亿儿童,而服务于这些儿童的儿科医生仅仅有6.5747万人,就是说每1000个儿童只有0.2个儿科医生。

  全国仅有67家

  儿童专科医院

  我国仅仅有67家儿童专科医院,仅占全国医疗机构的0.42%。

  儿科医生

  急缺原因

  1.工作风险高、工作压力大

  2.收入低

  3.高校专业调整

广西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