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首頁 > 教育時評

重視中外合作辦學高校的樣本意義

2015年09月28日來源:中國教育報

從上世紀90年代初至今,我國開展中外合作辦學經歷了二十多年的發展歷程。截至2013年底,全國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共計1979個,其中,獨立設置的中外合作辦學的高校也越來越多。

隨著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各項工作亟待總結、推進。因此,有必要對中外合作辦學的現狀進行梳理,找到下一步工作的價值點。在我看來,通過獨立設置的中外合作辦學高校,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可以近距離觀察海外高校的機會。

最近,本人訪問了國內三所獨立設置的中外合作辦學高校:寧波諾丁漢大學、西交利物浦大學和北京師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據我所知,只有這三所獨立設置中外合作辦學的高校已經有了畢業生。通過這三個樣本高校現狀的觀察,可以發現有哪些東西值得我們借鑒、有什么問題值得我們重視和關注。對此,本文僅僅就在大學里建立教學質量保障體系這一點,談一談自己的觀察和體會。

重視教學質量保障體系的建立

這三所高校對于英國的高等教育體系有著比較多的借鑒。其中特別值得關注的是英國大學的教學質量保障體系。以寧波諾丁漢大學出期末考卷的過程為例,老師上課伊始,就要開始出本門課的考卷。這張考卷,在校內的同行要審一審。如果同行說可以,那就送到英國的諾丁漢大學,這門課的同行再給你審一審。看考卷是否達到這門課所要求的難度、高度。審了以后還不算數。這張考卷要送到這門課的校外考官,叫External Examiner,相當于同類院校的同行。這個人要到QAA(英國高等教育質量保證機構)注冊。任何一個環節通不過,都要打回重做。改考卷也同樣是這樣的一個流程,對批改的試卷進行抽樣、審核,看閱卷是否科學、合理。寧波諾丁漢大學從學生考完到出成績,至少要2個半月的時間。

受訪高校普遍認為,為什么英國大學的教育質量能夠得到保障?是因為它有一套體系在保障它。學生不敢偷懶,是因為老師不敢偷懶。如果老師不敢偷懶,老師要求是很嚴格的,學生絕對不會偷懶。老師為什么不敢偷懶呢?因為后面有人盯著。英國的大學也不敢偷懶,因為有校外監督。校外的那個人為什么不敢偷懶?因為他是接受QAA指導的,英國所有的大學都要接受它的質量審計。每幾年,QAA對所有學科、所有大學進行審計,所以大學也不敢偷懶。在誰都不敢偷懶的情況下,教育質量就有保障。三所學校都詳細介紹了英國的教學質量保障體系,包括專業設置審核程序、課程實施審核程序、專業評估、學位評估和學校評估等等。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明確提出把提高教育質量作為教育改革發展的核心任務,而教學質量的保障又是提升教育質量的重心所在。由于我國部分高校質量監控體系不完善或者無法嚴格有效運轉的現象還是存在的,關注諸如教學質量保障體系這類問題,可能是在中外合作辦學過程中,值得借鑒的一個方面。

嚴格的內部控制和規范的外部評估相結合

在建立教學質量保障體系方面,一方面,高校對自己內部的教學質量監控是質量保障體系的首要任務和根本環節。對此,教育部財務司曾專門組織高校財務管理人員赴英學習內控制度。他們回來以后反映說,英國大學的內控制度不僅僅事關經濟活動,還是涵蓋大學運營的所有方面。英國大學雖然絕大部分是國立的,但這些國立大學均具有較強的獨立性,在很多事情上不是聽命于政府或者上級部門,其治理模式是政府宏觀引導、高校自主運行。這些自主的大學在內部治理上表現了充分的“不自信”,主動將自己關進制度的籠子里。

內部控制的一個體現是重視本科教學質量。本文第三部分將專門論述。

內部控制的另一個體現是重視校內的預算管理。在預算編制前,預算組織部門(財務部門或發展規劃部門)要與學院進行反復溝通,不斷調整,才逐步完善形成草案,草案須向全校公布,廣泛征求意見后再報主管校長和財務委員會討論,通過后報學校董事會審議。經學校董事會審議批準后的預算,也必須在全校范圍內公布,此外,學校還要按照一定的時間周期公布各級院系的支出明細,便于全校教職工監督預算執行。預算一旦制定則幾乎不可能再做修改。

從國內高校財政撥款體制來看,一是確實存在項目化、碎片化的撥款方式,影響了大學自主權的行使;二是在大學資金使用方面確實又存在著問題。就改變現有的教育財政體制而言,需要撥款方式和資金使用兩個方面同時努力,不要形成惡性循環。因此,要求大學建立起嚴格的預算制度來進行對接。做好預算、做好內控和績效評價。

在英國高校,內部控制貫穿于整個大學事業發展和建設的全過程,同時有著很強的風險防范意識和成本效益意識。在這一背景下,英國高校雖然還開展財務審計,但是所占比重明顯降低,以內部控制、風險管理為代表的管理審計已經成為高校審計的主要內容。內部審計部門已將審計介入到學校教學科研、校辦產業、招生等各個環節,開展專項評估并提出改進意見。

另一方面,外部評估和監控也是教學質量保障體系的重要內容,是教學質量和公平公正的重要保障。三所獨立設置的中外合作辦學高校在這方面,借鑒海外合作學校的資源和優勢,建立起一整套規范的外部評估體系。例如,除了教育部對學校辦學的定期評估之外,利物浦大學對西交利物浦大學所有學位專業進行五年一次的定期評估,并且每年派遣專家團赴校進行回訪評估。校外評估由校外考官負責,校外考官主要由國外高校教授和國內高校教授組成,參照國內外高校考核評估質量標準,對考核全過程進行質量監控。

在訪問的過程中,北京師范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還專門提到了建立外審制度對于大學國際化的意義。香港的大學普遍進行專業的國際評估,學校每年都會請海外各領域的知名教授來校,針對相關的幾個專業進行評估。這樣,既使得專業接受了評估,同時也讓海外的同行了解學校教學質量和學生水平的情況,這對于學生留學,甚至對于大學在國際上的排名都有一定的幫助。

我建議,對于“985”大學,應該以國際評估為主。想要成為世界一流大學,首先要使得我們的專業能夠接受國際同行的論證。對于地方本科院校的專業評估,可以納入省級統籌,讓地方組織行業協會進行評估,好處是制度的評估標準更加貼近地方需求,行業協會的組織也比較容易。

教學評估應關注質量保障體系的建立和運行

通過以上對于教學質量保障體系的了解,我對于目前在做的國內本科教學評估也有一些思考。在教育部本科教學質量評估方面,現在一個比較好的做法是本科教學質量審核評估,既不是用同一套指標體系去評價大學,也不是用量化的指標去考核大學,而是看大學是否遵循自己的辦學定位,是否實現了人才培養目標。

我認為,本科教學質量評估應該堅持高校作為教學質量的主體。質量形成于過程,保證質量靠的是質量保證體系。高等教育質量保證分高校內部質量保證和外部質量保證。國家的評估制度是高校外部質量保證的重要手段,高校內部質量保證主要是通過建立內部質量保證體系來實現。高校內部質量保證是內因,外部質量保證是外因,外因通過內因才能發揮作用。因此,質量保證的主體是高校自身,而不是政府或實施質量評估的機構。

因此,在進行本科教學質量審核評估時,與高校日常外部評估的側重點不同,主要不是去檢查高校具體的教學質量,而是看學校是否建立起完整有效的質量保證體系以及是否在發揮作用。因此,高校內部質量保證體系的完整性和有效性是審核評估的重點,這也是海外高校的通行做法。例如,英國的院校審核特別強調:“院校審核的整個追蹤過程的目的在于,測試學校內部運行的質量保證程序,以得出學校對于質量及其標準的管理效果的總體判斷。”又如,香港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也明確提出,進行教學質量保證工作審核,關注的焦點是“保證和改進教學質量的過程,而不是教學質量本身”。

在這方面,西交利物浦大學從師資招聘、教師培養、同行評價、學生評估、師生溝通等方面對校內的教學質量進行監控和評價;同時還依靠教學委員會對專業建設、課程建設、教材建設、教學研究、教學改革和質量管理等各項工作進行指導和評議;利用教學質量信息采集系統,如課程問卷調查、學年問卷調查和專業問卷調查等對教學、考核、學習等進行監控和不斷改進。

最后,需要再次說明的是,我所訪問的這三所獨立設置的中外合作辦學高校更多的是借鑒英國高校的辦學經驗。其中,最值得我們關注的是本科教學質量保障體系和內部控制。對于中外合作辦學,還有很多問題值得研究,我只是關注到其中的一個方面。(黃達人 作者系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山大學原校長)

幸运PK牛牛